• <acronym id="danlv"><form id="danlv"></form></acronym>
  • <dd id="danlv"><rt id="danlv"></rt></dd>
      <var id="danlv"><rt id="danlv"><big id="danlv"></big></rt></var>
      1. <code id="danlv"><ol id="danlv"></ol></code>
        <var id="danlv"><rt id="danlv"></rt></var>
          1. <code id="danlv"></code>
            返回首頁

            教學(理)論與課程論關系新探:基于比較的視角

            時間:2012-04-22 00:03來源:知行網www.n1979.com 編輯:麥田守望者

            [摘要]教學(理)論與課程論均是西方現代性的產物,但它們分別來自西方兩種不同的教育文化傳統教學論植根于歐洲尤其是德國的教育文化傳統,而課程論(以及與之相關的教學理論)則來自美國及英國的教育文化傳統我國教學論與課程論學者長期誤讀了源自西方兩種不同的教育文化傳統,致使關于教學論和課程論關系的爭論陷入了誤區與僵局走出這一誤區和打破這一僵局需要從這兩門教育學科所賴以產生的不同的教育文化傳統來重新認識它們,比較它們和研究它們,并在理解它們各自特點的基礎上結合我國教育文化傳統和教育實踐,建構具有中國教育文化特色的教學論和課程論。

            【關鍵詞】教學論;教學理論;課程論;教育文化傳統;誤讀
            教學論(Didactics)是一門什么樣的學科?它與教學理論(Theoryoftruction)一樣嗎?它與課程論(CurriculumStudies)究竟是怎樣的關系?長期以來,我國教育理論界一般都把教學論當成教學理論,雖然這兩者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有很大區別教學(理)論與課程論均是西方現代性的產物,但教學論是一門源于歐洲教育文化傳統尤其是植根于德國教育文化傳統的教育學科,而課程論(以及與之相關的教學理論)則主要興起于美國及英國的教育文化傳統我國教學論與課程論學者長期誤讀了源自西方兩種不同的教育文化傳統,致使關于教學(理)論和課程論關系的爭論陷入了誤區與僵局走出這一誤區和打破這一僵局需要從這兩門教育學科所賴以產生的不同教育文化傳統來重新認識它們,比較它們和研究它們,并在理解它們各自特點的基礎上結合我國教育文化傳統和教育實踐,建構具有中國教育文化特色的教學論和課程論。
            一、教學論≠教學理論
            要厘清教學論與課程論這兩門學科之間的關系,首先需要區分教學論與教學理論,因為前者源于以德國為主的歐陸國家的教育文化傳統,而后者和課程論則植根于美國及英國的教育文化傳統。我國許多教育學者一般都把教學論與教學理論不加以區別,結果在討論教學論與課程論的關系時把教學理論也牽扯進去,其實美國并沒有教學論而只有課程論及其下位的教學理論。
            例如《教學論稿》一書中援引凱洛夫主編的《教育學》里的話為依據,指出:“教學論或教學理論,英語為Didactics(又稱TheoryofInstruction),
            俄語為;均來源于希臘文,即我教的意思[1]這段引文對Didactics與heory
            ofInstruction未加以區分,因此,在漢語中也就把教學論與教學理論等同起來了20世紀西方教育學科的發展與反思一書同樣也沒有把教學論與教學理論加以區分該書在第五章應用性教育學科的崛起首先討論了教學論(Theoryofch-
            ing,Didaktik),認為夸美紐斯以后的許多教育家也在教學論研究上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如洛克裴斯泰洛齊赫爾巴特威爾曼杜威等[2]從括號里使用的英文名稱看,這本書也把教學理論當成了教學論該書列出的教育家名單中把英國的洛
            克和美國的杜威都說成是對教學論做出了貢獻,可見是把教學理論與教學論混為一談了教學理論:課堂教學的原理策略與研究一書,從書名(以及書中的內容)即可以判斷作者把教學論納入到美國教育文化傳統的教學理論中了但是,美國學者自己卻并不認為他們也有教學論,甚至連Didactics這個詞在英美教育學者的著述中也極少出現。
            誠然,20世紀美國有了自己的教學理論20世紀上半葉,杜威對教學理論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泰勒也對教學理論做出了重大貢獻到了20世紀60年代美國最大的課程研究組織即督導和課程編制協會(ASCD)甚至還專門成立了教學理
            論委員會,掀起了一股教學理論研究的浪潮,出版了許多有影響的論著,如蓋奇的教學研究手冊(1963),希爾加德的學習與教學的理論(1964),麥克唐納德等人的教學理論(1965),布魯納的教學理論探索(1966),等等[3]到了20世紀80年代,美國著名教育學家舒爾曼還研究了教學專業的知識基礎,提出了著名的學科教學知識(PCK)概念,推進了教學理論的研究然而,所有這些在美國學者的眼里都只是教學理論而不是教學論事實上他們在探討教學理論時并沒有沿用Didactics一詞,而是使用了TheoryofTeaching或TheoryofInstruction從20世紀初期以來形成的美國教育科學的學術傳統來看,教學理論研究部分是在課程論的學術傳統里進行的,部分與教育心理學研究緊密相關例如,被譽為課程評價之父的泰勒,其代表作課程與教學的基本原理里的教學(原文為Instruction)是與課程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是課程研究必不可少的一個方面而布魯納在20世紀5060年代主要研究了學科結構課程理論,與之相應的教學理論與其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息息相關。
            假如教學論與教學理論果真是一回事的話,那么美國教育學者對前者按理說不應當陌生可是,直到20世紀90年代美國一些教育學者才第一次與德國及北歐國家的教學論學者進行學術對話,才算正式遭遇了教學論說是第一次或許并不準確,因為19世紀下半葉許多負笈德國的美國教育學者早已把包括教學論在內的德國教育學說引進到美國,甚至在1895年還成立了全國赫爾巴特學會(此前在1892年成立了赫爾巴特俱樂部),但美國人進入20世紀后另辟蹊徑開始了課程研究和教育心理學研究,卻沒有再關注德國的教學論所以美國著名的課程論學者課程研究期刊(JournalofCurriculumStudies)的主編(IanWestbury)在2000年曾坦陳:教學論(Didaktik)是思考教與學的(另)一種傳統,這在英語世界里幾乎無人知曉[4]因此,美國課程論學者與德國及歐洲國家的教學論學者在20世紀90年代以來才展開了一系列對話。
            原來當代美國教育學者竟然不了解植根于德國的教學論!他們自己的教學理論只是課程論這一較晚形成的教育文化傳統內的與教學論有別的教育科學研究而已,與源自德國的教學論并非一回事我國學者在論證教學論與課程論關系時常常引用美國課程學者(Oliva)提出的所謂課程(論)與教學(論)關系的4種模式筆者查看了英文原著后發現,其實那只是課程(Curriculum)與教學(Instruction)的4種模式,只是在課程論框架下對課程與教學關系的分析,并沒有展開課程論與教學論關系的討論[5]那么,究竟什么是德國及北歐國家教育文化傳統意義上的教學論(德文Di-daktik,挪威文Didaktikk)呢?
            二、教學論:德國教育文化傳統中教育學的一門分支學科
            我國教育理論界比較熟悉的教學論,首先是夸美紐斯的教學論和赫爾巴特的教學論,其次是蘇聯的教學論而對于源自當代德國的教學論,我們與許多英語國家的教育學者一樣也幾乎無人知曉。
            教育學(Pedagogy)學科史研究表明,教學論(拉丁文為Didactica)這一概念最早是由17世紀德國的拉特克(WolfgangRatke,1571~1635)提出的,具體時間在1612~1613年間教學論一詞是由希臘文Didaskein[其含義是指向Pointingat)演示(Demonstrating)]加上由希臘文拉丁化的詞Techne,Ike(意思是技藝)撰造出來的由于是一個撰造的新詞,據說當時德國語言學家譏之為廚房拉丁詞[6]拉特克當時是拉米斯派羅斯托克大學的學生,他建議把新的學習藝術叫做教學論,這一建議在他游學途中得到拉米斯派吉森大學的教師(Junge,1587~1657)和(Helwig,1581~1617)兩人的支持[7]
            教學論這一概念的內涵在17世紀與以后幾個世紀有所不同最初它是與學校教育有關的一個主導概念,在其撰造出來后最初100多年里,它與教育學(英文為Pedagogy,德文為Padagogik)是同義詞[8]教學論作為一門教育學科在歐洲國家傳播開來當推17世紀捷克教育家夸美紐斯(J.A.Comenius,1592~1670)他在1637年出版了大教學論(拉丁文是DidacticaMagna,英譯本為The
            GreatDidactic)一書這部著作的內容遠遠超出了教學論的范圍,涉及教育理論的各個方面以往我們不理解夸美紐斯何以用大教學論而不用大教育學作為書名,可否這樣考慮,夸氏用的書名在德語語境下并不是大教學論,1939年傅任敢先生翻譯成大教授學更貼近原意,而他后來解放后改譯為大教學論,恐怕也是受了當時引進的蘇聯教學論一詞的影響吧當然,這樣譯也有不了解德國教育文化和教育術語意義的因素鑒于17世紀時Didaktik與Padagogik可以通假,其實這本書的書名本當可以譯為大教育學的。
            學科概念史的考察還表明,18世紀時教育學在德國已成為一個主導術語[9]
            如德國大哲學家康德在柯尼斯堡大學講授過教育學,他的學生林克(FriedrichTheodorRink)把他關于教育學的授課講義進行了整理,形成了論教育學(1803)一書康德使用的教育學一詞是Padagogik而不是Didaktik赫爾巴特是康德在柯尼斯堡大學哲學教席的繼承人,他的兩部主要的教育著作也都冠以教育學的書名,而不以教學論命名,但赫爾巴特提出了著名的教育性教學(EducatingInstruc-tion)的原理,他的教育學著作里面也有許多教學論的內容后來赫氏弟子齊勒和賴因把教學論從一般教育理論中抽取出來,把它變成一門獨立的學科,專門探討學校教育條件下的教學問題[10]于是德國教學論就從教育學中分化出來,成為教育學的一個分支學科了。
            當代德國的教學論是建立在教化(Bildung,也譯為教養)概念基礎之上的教化是德語世界里特有的一個新人文主義哲學概念,它是德國精神科學賴以存在的要素[11]教化不同于英語中的教育(Education)及其德語對應詞教育(Erziehung),而僅指教育的一部分,其中只涉及下一代應當獲得的內容與技巧方面[12]但是,這些內容與技巧方面不僅僅是就其本身而言的,因為正如哲學家加達默爾所指出的那樣:在教化(Bildung)概念里最明顯地使人感到的,乃是一種極其深刻的精神轉變[13]對教化理論作出了深刻闡述的洪堡曾指出:如果我們以我們的語言來講教化,那么我們以此意指某種更高級和更內在的東西,即一種由知識以及整個精神和道德所追求的情感而來的并和諧地貫徹到感覺和個性之中的情操[14]換句話說,教化乃是通過教育而使人向普遍性的提升,讓他脫離了直接性和本能性的東西[15]。
            根據上述對教化概念的理解,教學論并不是如我們通常所理解的那樣只是研究如何(How)教與學的理論,而是要研究人之為人的根本問題亦即為什么(Why)知識和技巧能成人的問題由此可見,教學論同樣關注課程問題,但關注的角度和方式不同于課程論對此,當代德國教學論專家(RudolfKnzli)作了精彩的分析:[16]
            ------分隔線----------------------------
            標簽(Tag):教學論 課程論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日韩在线av免费视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