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danlv"><form id="danlv"></form></acronym>
  • <dd id="danlv"><rt id="danlv"></rt></dd>
      <var id="danlv"><rt id="danlv"><big id="danlv"></big></rt></var>
      1. <code id="danlv"><ol id="danlv"></ol></code>
        <var id="danlv"><rt id="danlv"></rt></var>
          1. <code id="danlv"></code>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教育技術學 > 資源收藏 >

            簡論教育理念

            時間:2011-02-23 22:18來源:知行網www.n1979.com 編輯:麥田守望者

            無論我們對“理念”及“教育理念”是否有了準確的理解,但它們作為思維活動的基本概念,為人們頻繁的使用則已成不爭的事實。有些人為了論述觀點的需要,有時也會對它們的基本含義作出自己的界定,但更多的人則把它作為一個既成的成熟概念拿來就是。按“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原則去考察它們,我們不難發現,人們對它們之所以如此青睞,是它的確有其它相近的概念不具有的,能抓住事物本質的高效概括性及反映一類事物不同個體共性的包容性。康德曾說:“一切知識都需要一個概念,哪怕這個概念是很不完備或者很不清楚的。但是,這個概念,從形式上看,永遠是個普遍的、起規則作用的東西。”(注:轉引自北大哲學系外哲史教研室編譯:《西方哲學原著選讀》下卷,商務印書館1982年版第296頁。)“理念”、 “教育理念”恐怕屬于這類概念,但我們力圖對它們有更清楚的認識。為此,我們先明確這樣的認識:“理念”是哲學領域的一個基本范疇,而“教育理念”則屬于教育哲學領域的一個基本范疇。我們在哲學和教育哲學的框架內討論它們的基本內容。

            一、理念

            何謂“理念”?似乎至今還未見權威的定義。《新現代漢語詞典》將“理念”注解為“觀念。如民主理念,人道理念,經營理念”;(注:王同億主編:《新現代漢語詞典》,海南出版社1992年版第984頁。)《語言大典》將“理念”作“宇宙的心理本質或精神本質,它與物質世界之間的關系,就像人的靈魂與肉體之間的關系一樣”(注:王同億主編《語言大典》上冊,三環出版社1990年版第2123頁。)的定義;《漢語大詞典》則把“理念”直釋成“理性概念”。(注:漢語大詞典編委會:《漢語大詞典》第四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1989年版第571頁。)而《辭海》指出(注:《辭海》中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79年版第2776頁。):“理念”為舊哲學之名詞,柏拉圖哲學中的“觀念”通常譯為“理念”,而康德、黑格爾等人的哲學中的“觀念”指理性領域的概念,亦稱理念。

            難道“理念”是個似是而非的概念?

            其實,據哲學界提供的研究資料表明,即便是最早提出“理念”一詞并有過初步闡釋的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最早把“理念”作為哲學術語專門探討的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最早自覺將“理念”與相近、相關概念如“理智概念”、“理性概念”區別分析的德國哲學家康德,及最早對“理念”進行過最集中最詳盡討論的德國哲學家黑格爾,他們在論述或辨析“理念”這一概念時,由于世界觀和方法論的不同,而對“理念”在哲學上的理解和使用亦有所不同。蘇格拉底認為:“理念作為模型存在于自然之中”,“每個理念只是我們心中的一個思想,所以只有單一的理念”,“而所謂理念正是思想想到的在一切情況下永遠有著自身同一的那個單一的東西”;(注:顏一著:《流變、理念與實體——希臘本體論的三個方向》,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93—94頁。)柏拉圖提出:“感性事物是按理念來命名的,因理念而得名的”,(注:轉引自北大哲學系外哲史教研室編譯:《西方哲學原著選讀》下卷,1981年版上卷第72頁。)“人應當通過理性,把紛然雜陳的感知覺集納成一個統一體,從而認識理念。”(注:轉引自北大哲學系外哲史教研室編譯:《西方哲學原著選讀》下卷,1981年版上卷第75頁。)他認為“理念”是永恒不變的而為現實世界之根源的獨立存在的,非物質的觀念實體;康德認為“理念”是指從知性產生而超越經驗可能性的“純粹理性的概念”;(注:韓延明:《大學理念探析》,廈門大學高教所2000屆博士研究生論文集。)黑格爾對于理念似乎沒有定一的認識,他認為:“理念是自在自為的真理,是概念和客觀性的絕對統一”,“理念可以理解為理性(即哲學上真正定義的理性),也可以理解為主體與客體、觀念與實在、有限與無限、靈魂與肉體的統一;可以理解為具有現實性于其自身的可能性;或其本性只能設想為存在著的東西等等。因為理念包含有知性的一切關系在內。”(注:轉引自北大哲學系外哲史教研室編譯:《西方哲學原著選讀》下卷,1982年版第427—429頁。)黑格爾甚至還提出過:“理念自身就是辯證法”,“理念本質上是一個過程”等等之說。綜上所述,我們得出一個結論:他們并沒有對“理念”有一個統一的概說。

            以上是西方哲學大師們對“理念”的辨析和闡述。而據韓延明教授對“理念”的研究,認為中國古代雖沒有“理念”一詞,但中國古代哲學范疇中的“理”與西方古代哲學范疇中的“理念”在內涵上有許多相通、相同之處。他認為中國歷代“理”之演變可分為九個階段:(注:韓延明:《大學理念探析》,廈門大學高教所2000屆博士研究生論文集。)(1)春秋時期的“理”為經理、治理;(2)戰國時代的“理”為義理和天理;(3)秦漢時“理”為名理;(4)魏晉南北朝時“理”為玄理;(5)隋唐時“理”為空理,即理為事本,事為理彰;(6)兩宋時“理”為天理、實理;(7)元明時“理”為心、心即理;(8)明清時“理”為氣之理;(9)鴉片戰爭后的近代,“理”為公理。 而根據上述九“理”的內涵又概括為五種“理”義:(1 )理是天地自然萬物的本體或存在的規律;(2)理是事物的規律,是一切事物之根源;(3)理是宇宙論及價值論的解釋及根據;(4)理是主體意識;(5)理是道德倫理觀念、原則、規范。

            西方古代哲學大師們關于“理念”的表述已使我們眼花繚亂,若加進中國古代哲學中含有“理念”之涵義的“理”的表述,那么,“理念”之寬泛、之寵雜不僅使我們不知“理念”所言何物,且其概念也難以捉摸。但對它們稍加梳理,我們對前人關于“理念”的認識大概可以歸結如下幾條:(1)“理念”是一個形而上的哲學概念, 屬于精神的范疇,其對立統一物是物質世界;(2 )“理念”即有自然的直觀性又包含在理性之中,是理性認識的概括;(3)“理念”自身就是辯證法,即永遠處在辯證發展的過程中,因此“才是永恒的創造、永恒的生命和永恒的精神”。

            人們現在對“理念”的認識,剔除了古哲人過分強調的哲學思辨及復雜多義的成份,把它相對簡化為“人們經過長期的理性思考及實踐所形成的思想觀念、精神向往、理想追求和哲學信仰的抽象概括”。(注:韓延明:《大學理念探析》,廈門大學高教所2000屆博士研究生論文集。)韓延明教授指出,“理念”有四方面的含義:“一是理性認識,二是理想追求,三是思想觀念,四是哲學觀點。”(注:韓延明:《大學理念探析》,廈門大學高教所2000屆博士研究生論文集。)由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理念”是一個具有能反映一類事物每個個體或一類現象每種個別現象共性之能力的普遍概念,具體說它是諸理性認識及其成果的集大成。它既包含了認識、思想、價值觀、信念、意識、理論、理性、思想、理智,又涵蓋了上述思維產品的表現物,如目的、目標、宗旨、原則、規范、追求等,而后者使理念這一抽象的概念具有了直觀的形象。這一認識似乎比籠統地把“理念”視為一種至真至善的精神境界、精神力量或抽象的思維活動,更全面、更能真實地反映和表現“理念”的內涵和外延。這樣一種界定也較好地解釋了當今社會人們何以如此廣泛地運用“理念”這一概念的原因。

            例如臺灣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先生對理念的理解就是將上述兩方面結合起來的一種認識。他指出:“所謂‘理念’乃是共同分享的價值觀,有理念即有方向感,即有目標性;有理念方有準繩、方有標竿。”(注:黃俊杰編:《大學理念與校長遴選》,臺灣通識教育學會出版1997年版序言。)他在《“理念治校”與“全人教育”之大學新典范:省思、建構與分享》一文中又強調指出:“所謂‘理念’乃愿景及方向之指引原則,一個無理念之組織,猶如無航之舟,無弦之弓,何之治?所謂‘理念’乃組織之最高領導原則,行諸之外在環境,及內部優勢所建構宏遠、正確及前瞻之目標。有理念之組織方能長治久安,有理念之組織方能塑造優質之組織文化,有理念之組織方能凝聚組織之共識,有理念之組織方能分享共同的價值觀。”(注:黃俊杰編:《大學理念與校長遴選》,臺灣通識教育學會出版1997年版第122頁。 )張先生不僅談到了一種理念的界定,同時談得更多的是理念在組織管理中的作用。而正是他對理念這樣一種作用的概括,使我們從“理念”現實意義的角度加深了對“理念”的認識,同時亦使我們感到研究校長教育理念與治校的問題十分重要。

            二、教育理念

            以上關于“理念”的討論,對我們將要進行的“教育理念”的討論是有幫助的。其實,在“理念”已有明確界定的前提下,根據邏輯學定義的原則,我們可以給教育理念下非常簡明的定義,即“關于教育的理念”。但上述過于籠統且涵義不明確的定義對本研究而言無異于未定義。因此,我們需要對教育理念詳加討論。

            那么,何謂“教育理念”呢?查國內極具權威性的由董純才主編的《中國大百科全書·教育卷》(1985年版),李冀主編的《教育管理辭典》(1989年版),顧明遠主編的《教育大辭典》(1990年版),英文版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1993年版),均不見“教育理念”之辭條。盡管我們還處在對“教育理念”尚無明晰定義的階段,但這并未妨礙人們對“教育理念”一辭的頻繁使用,由此說明“教育理念”已被教育界內外廣泛認同。考察那些公開使用“教育理念”概念甚至連論題都冠以“教育理念”的文論(這類著作、論文不是少數),我們有這樣的發現:多數作者在“教育理念”的使用中,回避了對這個概念本身作必要的說明和界定。這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有相當多的作者視“教育理念”如同“教育觀念”、“教育思想”一樣,當作成熟概念使用,自然不必解釋;其二,“教育理念”確實是個與不少教育基本概念含義相近、性質相似但又不完全相近和相似的復雜概念,其內涵邊界的不確定性,導致其似乎是個無所不包的概念。因此,只能意會,難以言傳。然而正是我們缺乏對“教育理念”基本內涵的討論并且沒有準確地理解其涵義,故也就很難避免“教育理念”的泛用甚而濫用。如有些著述把一些反映或揭示教育或教學活動特征、教育主客體屬性特征的概念也視為教育理念之種種,有些人甚至把教育發展出現的一些趨勢特征,如國際化、法制化、產業化、大眾化等等也都納入教育理念范疇,仿佛教育理念是個無所不裝的百寶箱。澄清對“教育理念”的模糊認識,只有老老實實討論這個概念。

            ------分隔線----------------------------
            標簽(Tag):教育理念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猜你感興趣
            日韩在线av免费视久久